我有鼻窦炎

2020-08-14 12:33

“这样,我提个建议,双方赔礼道歉,对方给予一定补偿,你是否同意?”刘娅问徐涛。

徐涛说,他为了赶时间,当时强行违章掉头。“他们在车里骂我,说我怎么在开车。”徐涛说,对方下了车,踹了他的车门一脚。

“对不起,我也是冲动了!”徐涛也向对方道歉,并放弃了补偿的要求。(除民警外均为化名)记者 王梓涵 报道

“我有鼻窦炎,又被打出了鼻血,这会儿脑袋都是晕的。”徐涛捂着鼻子,说话时还有些咳嗽。

接到110指挥中心警情后,渝北区公安分局新牌坊派出所的民警立即与报警人取得联系。民警唐雪奎、刘娅立即赶往现场。同时,先到达现场的交巡警也对这起险些酿成交通事故的纠纷进行了责任判定。

随后,徐涛的家人也来到了派出所。看到车门处并没有明显的痕迹,徐涛决定不再追究此事。至于被打一事,徐涛身体上的疼痛消失后,他意识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看他踹车,我当时就生气了。”随后,徐涛也下了车,与程松发生了抓扯。之后,程松的朋友李享也掺和了进来,徐涛的妻子也跑过来帮忙。直到徐涛的鼻子流了血,两边才停了下来。

此时,程松和李享走进了调解室。“兄弟,我给你道个歉,确实冲动了,对不起!”程松和李享握住徐涛的手,郑重给他道歉。

“先不管谁骂了谁,谁先动的手。”主持调解的唐雪奎说,在这起纠纷当中,双方都有过错。徐涛有错在先,程松不报警反而去踹车门,导致双方发生抓扯,这是不理智的做法。

“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会生气,但也不至于动手。”唐雪奎继续说。

“我没骂他,就说了一句‘你是怎么开车的’。”程松告诉民警,当时险些发生车祸,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本以为他不再掉头了,谁知他的车子还往前走了一下,我一生气,就下车踹了一下他的车门。”

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把他们带回派出所处理。调解室里,双方的火气都消了不少。

原来,徐涛在直行道路上违章掉头,险些与程松正常行驶的轿车相撞。从交通规则方面来讲,徐涛有错在先。